当前位置: 首页 > 股票 > 正文内容

难以言喻的军阀张作霖 谁说胡子就没有民族气节

作者: 鄂尔多斯新闻网   来源鄂尔多斯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9-10-09

提到“东北王”张作霖,人们的第一印象可能就是“土匪”或“魔王”;张作霖自己也人前人后自称“大老粗”。其实,张作霖能够由身贱名微的草莽武夫,风云际会,乘势而起,一跃成为地位显赫的中华民国陆海军大元帅,不唯其粗,也是有几手细活儿的。

保境安民扬美名

甲午战后的辽西是个三不管地区。官府腐败,土匪横行,百姓的生命安全受到严重威胁,各地纷纷成立武装组织以自保,名曰大团。1900年,张作霖在赵家庙成立了一个大团,当上了小头目,负责周边治安,所辖称为保险区。张作霖在保险区内讲诚守信,维护治安,尽职尽责,很快辖区内胡匪遁匿,民生安宁。他也由此声誉鹊起,美名远播。

1901年张作霖因遭土匪暗算逃亡八角台。八角台是个大镇,商号有五十多家,商会会长张紫云见张作霖北人南相,眉清目秀,行止有矩,谈吐不俗,果然名不虚传,就盛邀他做团练长,以保境安民,地方绅商亦纷纷力挺。

八角台,成了张作霖的发祥地。取信于民,是张作霖辉煌人生的基点。

目光如烛拒逢迎

张作霖出身绿林,下属多为“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铁哥们,极讲“义气”。他手下有个曹秘书长,跟随多年,摸透了他的一切脾性,把他服侍得舒舒服服。

和许多头儿一样,张作霖每年都要对人事有一番调整,奖勤罚懒,让下级都有有个盼头。奇怪的是,许多顶撞了他的人都能得到升迁,唯独最顺服的曹秘书长,多年来原地踏步,后来不升反降,竟被撤了职,由一个从讲武学堂出来仅两年的年轻军官顶上。众人不解,颇有非议。

张作霖不动声色,一日,宴请曹某。酒宴摆上大厅后,恭请曹某坐首席,几个将军作陪。张举杯向曹敬酒:“老曹,你跟随我整整10年,鞍前马后服侍我,我绝非铁石心肠。这10年,你什么错也没有犯过,从来没有跟我争论过,我怒你嗔,我喜你欢,我说生姜是从树上摘的,你不会跟我抬杠说是从地里刨的。难道在你随我的10年中,我就一件错事也没做过?你善于逢迎,此乃将帅身边人之大忌也。”众人恍然大悟,曹某愧怍不已。

治家严谨树声威四川癫痫医院哪家正规>

张作霖治家严谨,规矩多,家风好,是远近闻名的。他的小舅子在他身边当警卫,仗着大帅的名,在外面胡作非为,晚上闲来无事,居然拿路灯当靶子,把路灯全部打碎,市政句领导面对“我姐夫是大帅”的公子哥儿敢怒不敢言。张作霖闻之勃然大怒:“把他给我毙了。”手下顾及到张作霖的颜面说尽好话,要求从轻发落;张作霖不为所动,当晚亲自执法。家人很是不解,几个灯泡碎了就换新的,怎么把人给枪毙了。张作霖说:“你们在家犯错,丢的是我张作霖的脸,但是在外面搞破坏,坏的是奉天城的风气。”以后大帅府里的人更加慎言慎行,再也没有人敢乖张闹事。奉天百姓知道此事,对张作霖更加尊敬信服。

第三旅是独立旅,是张作霖的王牌军,张学良任旅长。一次张作霖着便服在城里转悠,忽听几个百姓叹气说三旅士兵横行霸道,巧取豪夺。张作霖怒不可遏,立即转身回家,将张学良找来足足痛骂了有半个小时,最后,将张学良关禁闭三天,且不许有人探望,不许有人说情,否则一起处罚。事情一传出去,整个军队震撼了,少帅触法都躲不过严惩,谁还敢为非作歹?

胸怀豁达善用人

张作霖的最成功之处,在于他会用人。他深知,要想打天下,光靠自己不行,必须得有一批能人襄助。早在办保险队时,他就说:“地方贤俊,如不弃我,当厚币以招之。”吸引了杜泮林、刘春烺等一批乡绅文人为其出谋划策、筹备钱款,还结交了张作相、张景惠、汤玉麟等一批生死弟兄,培养和形成了奉系最初的班底。

当上奉天督军后,针对匪患猖獗的情况,准备调王顺存来主持剿匪。王顺存早年在海城当县知事时,勤政爱民,治匪有方,曾将张海鹏的亲兄弟土匪“二连子”捕获正法;1913年,王顺存任黑龙江清乡督办兼全省警务处长和省会警察厅长,三年内即肃清全省匪患。张作霖并不认识王顺存,让秘书长谈国桓电邀王来奉,王顺存复电同意来奉就职,后因张海鹏反对而作罢。1919年秋,张作霖当上了“东北王”,再请王顺存至奉天,说:“上次我很对不起你,此次请你留下吧!现在我说话能算数了。”于是电请北京政府,任王顺存为东三省清乡督办。王顺存不负众望,三年之内,果真肃清各地土匪。

第二次直奉战争奉军大获全胜之后,段祺瑞执政府任命奉系将癫痫病治好需要多少钱领杨宇霆为江苏军务督办。当时孙传芳正盘踞浙闽,唯恐对己不利,先发制人,突袭奉军,杨仓皇出走,捡条性命。后孙传芳被国民革命军打垮,乞援于张作霖。当时张作霖驻天津蔡家花园,孙传芳以晚辈礼谒张,道歉连连。张作霖抚慰说:“过去的事不要提了。”孙感激涕零,从此对张感恩戴德,甘效犬马之劳。

张作霖有一个航运公司,多年来经营不善,一直亏损。有个小职员给张写了一封信,提了些建议。张作霖看信后,大加赞扬,随即将这个小职员提为总经理,委他全权管理航运。身边人劝阻,张作霖说:“我看这小子行,我看准的人错不了! ”一年下来,公司果然扭亏为盈,净争十万大洋。张作霖褒奖小职员:“好小子,我没看错你,这十万大洋就奖给你了,好好干!”

郭松龄被杀后,与郭有关系的,人人自危,生怕被追究。有人乘机把一些人与郭来往的信件拿给张作霖,张作霖看也不看,当着众人面立即把信全烧了,还是那句话:“过去的就过去了,以后大家好好干! ”此举大有官渡战后曹孟德之风范,非大老粗所能为也。

类似的事还有很多,像拦路向张作霖讨债、只认死理的新民商会会长姜雨田,张作霖不但不怪他在自己丧母期间擅闯禁地、拦马索债,还起用他为自己理财,官至边业银行副总。还有,力排众议,任用外号“整死净”的曾有翼担任奉天首任市长,提拔敢拿枪对着自己的帅府卫兵担任典狱长,甚至为了文人王永江不惜与自己拜把兄弟汤玉麟闹翻。

张作霖用人不分畛域,不问出身,恩威并举,以德报怨,一旦相中就敢用而且也会用,使大批有才干的人聚拢到他身边,心甘情愿、呕心沥血地为他做事,所以说,张作霖的成功在很大程度上得力于他用人的成功。

大刀阔斧办教育

张作霖是北洋军阀中最重视教育的人之一。1915年2月,张作霖上书大总统袁世凯,专门指出奉天教育存在的种种弊端,并提出了整顿的措施,建议对学校加强管理。其时,张作霖仅是奉天城内小小的第27师师长,虽说握有重兵,但无论如何与教育是扯不上边的。

第一次直奉战争后,张作霖在整军经武的同时,再次狠抓教育。他欣然采纳奉天省长王永江、教育厅长谢荫昌的建议,创办东北大学,并对王永江说:“我宁可少养五万西安治疗癫痫病医院哪陆军,但东北大学是非办不可。”1923年4月26日,东北大学正式成立;1925年,新校舍建成,规模宏大,功能齐全,在国内首屈一指。

东北大学常年经费在各大学之中也是首屈一指。北京大学当时的常年经费是90万银元,南开大学40万,清华大学虽有庚子赔款补贴也只有120万。奉天省财政向东北大学的投资巨大,经费每年160万,人均为奉洋800元。

为吸引一流学者来此任教,东北大学所设定的薪金和待遇相当优厚,甚至高于国内的几所知名大学。以教授为例,北大、清华教授月薪300元,南开240元,东北大学则为360元,后期章士钊等人竟高达800元。有了梧桐树,不怕引不来金凤凰。东北大学的优厚待遇,引来了当时许多知名教授前来任教,其教授阵容之盛,远非其他大学可比。

另据曾在吉林做过校长的李鼎彝(台湾作家李敖的父亲)回忆说,每当孔子诞辰日,张作霖都会脱下戎装,穿着长袍马褂,到各个学校给老师们打躬作揖,坦言自己是大老粗,什么都不懂,教育下一代,全仰仗各位老师,特地赶来致谢,云云。

最初,有不少日本人不相信张作霖会把东北大学办好。可是,日本学者新岛淳良在参观东北大学之后,也不得不说:东北大学的实验设备是第一流的,教授薪金也比国立大学高许多。其教育水准“高于日本在满洲开办的高等教育院校”。

作为一名靠武力打天下的大军阀,能从购买枪炮的钱款中拨出大笔经费来办教育,确实让人刮目,也值得今人反思

舞文弄墨戏倭寇

张作霖出身卑微,没有读过多少书,但很喜欢摆门面。他为了显示自己有文化,特意在他的会客室放了一排书架,摆上不少书装点门面。

一次出席日本人的酒会,酒过三巡,一位来自日本的名流力请大帅赏字,他知道张作霖出身绿林,识字有限,想当众出他的丑。但张作霖抓过笔就写了个虎字,然后题款,在叫好声中,掷笔回席。那个东洋名流瞅着“张作霖手黑”几个字笑出声来。随从连忙凑近大帅耳边提醒,“大帅写的‘手墨’的‘墨’字,下面少了个‘土’成了‘黑’了。”哪知张作霖一瞪眼睛骂道:“妈那个巴子的!我还不知道‘墨’字怎样写?对付日本人,手不黑行吗?这叫‘寸土不让西藏哪家医院治疗癫痫方法好!’”在场的中国人恍然大悟会心而笑,日本人则目瞪口呆。

这个“寸土不让”的故事一直流传到现在,在东北的黑土地上家喻户晓,把当年号称“东北虎”张作霖这个人物的爱国骨气刻画得淋漓至尽,让后人感慨万千,赞叹不已。

寸土不让有血性

张作霖最为后人争议的地方就是和日本的关系,赞之者誉为反抗侵略的“民族英雄”,贬之者斥为“卖国求荣的军阀”,两种看法截然相反。实际上,在对日关系上,他既有抗争也有妥协,其中抗争是主流,是本质。

1925年冬,日本关东军参谋长借郭松龄起兵反奉之际主动接近张作霖,提出可以出兵阻止郭军前进。张作霖宁肯逃亡也不依靠日本人,于是说:“如果郭军逼近省城,我打算赴旅顺或大连暂避,届时当请帮忙。”斋藤乘机将事先打好的五项要求拿出来,让张作霖签字。其主要内容是允许日本人在东三省和东蒙地区同中国人完全一样,享有自由居住与经商的权利,并将间岛地区的行政权移让日本人。

张作霖知后破口大骂:“日本人心肠黑,全是下圈设套骗人。”并告诫部下:“绝对不能同意日本人提出的要求,免得东三省父老骂我是卖国贼。”大帅府电报处处长周大文回忆说,1928年5月17日,日本驻华公使芳泽谦吉求见张作霖,张将芳泽晾在客厅,自己则在隔壁房间大骂:“日本人不讲交情,来乘机要挟,我豁出这个臭皮囊不要了,也不能出卖国家的权利,让人家骂我是卖国,叫后辈儿孙也都跟着挨骂,那办不到!”

日本驻奉天总领事吉田茂为中日交涉,曾向张盛气凌人地说道:“你要真不接受的话,日方当另有办法。”张乃反唇相讥地答道:“怎么说?你们有什么好办法,尽管拿出来,难道又要出兵吗?我姓张的等着你好了。” 说完,起身送客,不留情面,弄得吉田茂很难堪,只得辞职离沈。

一计不成,又生一计,计计落空,恼羞成怒的日本人,终于向这个决不低头的中国血性男人伸出了黑手......

一位叫鲍威尔的美国人曾专访过张作霖,多年以后,在回忆录中表达了对这位出身卑贱的元帅的敬意:“尽管东北长期处在日本军阀的铁蹄下,张作霖常常不得奉命行事,但盖棺定论,他无愧一个爱国的中国人。”

栏目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