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八卦 > 正文内容

下调5万换汇额度支撑外储? 6大理由佐证“没必要”!

作者: 鄂尔多斯新闻网   来源鄂尔多斯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9-04-16

  今年以来,人民币对美元持续贬值,外汇储备也不断下跌至接近3万亿美元的水平,这甚至引发了国内居民恐慌性换汇的需求,而使汇率脱离了基本面。因此近期有观点提出,2017年1月居民将可以动用新一年的购汇额度,由此建议降低目前中国内地每人每年5万美元的换汇额度,然而这一提议至今并未被采纳。

  值得一问的是,下调5万美元居民换汇额以逆转人民币贬值趋势、支撑外汇储备究竟是否具备有效性?人民币持续贬值的根本原因究竟来自家庭部门还是机构?强势美元的逻辑中长期又是否成立?

  下调换汇额度“没必要”

  之所以会出现下调5万美元换汇额度的提法,主要是因为该观点提出方认为——如果明年出现6千万人购汇5万美元,那么3万亿外汇储备会“空仓”,人民币贬值压力会加剧。

  “计算的数字是对的,但逻辑非常错误,绝对不可能被采纳,也没必要,”曾在外管局任职的招商证券(600999,股吧)首席宏观分析师谢亚轩表示。他也用六大理由否认了上述观点。

  首先,根据他的测算,个人每年5万美元的换汇额度的整体量级并不太大,对外汇市场冲击有限。“但会不会真的出现6千万人都换汇?过去两年经历了‘8·11汇改’、A股熔断、外汇储备持续下降,羊角风的医院这一系列利空事件对外汇储备冲击多大?过去1年半,我测算个人购汇规模在600-1200亿美元。”

  “就2017年而言,预计1/4的购汇需求会集中在1月发生(可能略微高估),总量预计在150-300亿美元,这可能导致明年1月结售汇逆差扩大,约为-100-300亿之间。但没必要因此降低换汇额度,因为主要的换汇力量还是来自于机构。”

  第二,谢亚轩表示,5万美元购汇额度的政策初衷是经常项目业务的便利化。“当年,尤其是2005-2012年,人民币对美元持续升值,中国资本流入压力比较大,外汇涌入中国,外管局也实行了便利化的额度管理,即在额度以内,都可以直接凭借本人身份证,不需要其他证明文件。”因此他也表示,“5万美元的额度并不是简单的上限,而是便利化手段,经常项目可兑换的政策没变。”

  一直以来,外汇局对个人结售汇实施年度总额管理,而超过年度总额的经常项下凭真实性证明材料等也可办理,且境外刷卡购物不计入年度5万美元的购汇限额内。2007年,外汇局为了促进个人用汇的便利,减少社会成本,将个人年度结汇总额由此前的2万美元提高到5万美元。一两年前,由于中国境外旅游消费等需求不断增加,甚至当时还有观点建议,5万美元的个人用汇额度可能已经不够用,还应扩容。

  第三,区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有哪些别于资本外逃的概念,“藏汇于民”近年来一直是监管层呼吁的导向。“藏汇于民,‘民’就是非公共部门,主要指家庭个人、企业持有的外汇资产。中国个人和企业持有的外汇资产对GDP占比仅为 21%(2014年),现在略有增加,但对多约25%。相比之下,其他G20国家的平均水平高达115%,可见中国私人部门持有的对外资产不是高了,而是低了,应该稳步增加。我们可能要花10-20年的时间才能跟上G20国家的水平。”谢亚轩称。

  第四,维持5万美元换汇额度对中长期外汇市场的建设也具有一定意义。具体而言,外汇市场要有买方也要有卖方,“但‘8·11汇改’导致人民币一次性贬值以来,买外汇(主要为美元)的人比远比卖外汇的人多,因此出现了结售汇逆差,但必须要有外汇的买入者才可能成为将来外汇卖出者。现在中国私人部门对外资产很低,当前不能成为外汇市场的卖出者,这是很自然的。因此限制现在的买入方是不合理的。”

  不乏观点认为——3万亿外汇储备是底线,必须死守。“但我认为不正确。不应该用底线思维来限制5万美元换汇额度。外汇储备不是不能低于3万亿美元的,这只是个整数,没有其他任何意义。”谢亚轩称。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测算,有资本管制的经济体,外汇储备充足范围为1.75~2.62万亿美元,无资本管制的癫痫发作的急救经济体为2.82~4.23万亿美元。该指标涵盖包括贸易冲击、债务偿还、资本外逃等在内的一系列风险,并根据不同汇率制度和资本账户安排设定不同的风险权重。该指标的100~150%为充足范围。中国外储是有资本管制经济体所需充足水平的近190%。

  最后,谢亚轩认为,当前限制个人购汇只会引发恐慌,得不偿失,用尽换汇额度的居民并不是大多数。

  2017年人民币双边波动料加剧

  就明年的人民币汇率而言,谢亚轩认为不会有大的制度变革,“人民币仍然将维持参考一篮子货币的形式。在增强汇率弹性的同时,保持汇率基本稳定。与此不同的是,2016年中央强调的仍是完善汇率形成机制。”

  据彭博汇总的46家机构最新的预测中值显示,美元/人民币会在2017年一季度到达7,2017年末进一步到达7.12。

  在谢亚轩看来,人民币强弱取决于供需层面,主要力量还是机构,分别为偿还对外负债和增持对外资产的需求。“偿还债务在2014年到今年6月期间一直在进行,主要阶段是‘8·11汇改’后到今年6月。如今,外债偿还基本告一段落,明年外汇需求压力可能会减半,估算明信阳市看癫痫病好的专科医院年外汇占款减少规模约为今年800亿的一半。”

  此外,主流观点也预计,美元并不具备长期走高的基础。

  潘英丽近期在第四次“经济学人上海圆桌会议”上表示,美元指数在2018年前可能在110区间波动,很难突破120。 “虽然美元在1985年时较此前的低点暴涨了100%,当时实际利率16%,但现在早已今非昔比,美国GDP增速远低于当年,且财政赤字率急速攀升,克林顿时期还存在财政盈余。”

  具体而言,“从里根到小布什下台,美国财政赤字突破10万亿,奥巴马两任后该数字突破了20万亿,该数字在特朗普任下可能到2020年就会突破30万亿,每年要付的利息就要接近1万亿。”潘英丽称。

  谢亚轩也表示,美国GDP占全球的22%,远低于上世纪80-90年代,因此美元指数的高度也要低于前两轮(160和120)。预计如果美元在现在的水平上再升值10%,人民币贬值预计在3-5%。2018年可能是强势美元的终结,财政赤字的扩大不利于美元走势,可以说美元成也川普,败也川普。”

  在他看来,美元指数到2018年前将维持在110上下,人民币处于守势,但波动将加大。

栏目热点